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2011-01-21 08:42: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救救文化!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   值班编辑艾霞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瑞、关汉卿是也;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请继续点击阅读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秋雨老爷玩姿体  芙蓉小姐很生气!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瑞、关汉卿是也; 从爱心派生出的洁身自好的气节,使文化人具有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操行,陶渊明、陆游等世人皆知! 但余先生的一些文章表达出的情感与传统文化人的品格相去甚远。 如《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反应很自然也很文明,曾触动了千万中国人的悲情,但余先生竟劝告灾民,孩子们都已经成了菩萨,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其请愿举动莫被外人利用等等。这些劝勉的话让人突兀,也很冷漠。很多的话如从一个地方官员嘴巴说出来,可能更恰当。显然,这里,余先生的“文化人”角色不见了,充当的是一个政府代言人!   与政府保持一致的调,这(基本上)没有大错。但前提是政府的调应该与事实和真相一致,更与百姓的利益一致,在现实世界里这种情况并不总是统一,此等背景下文化大师急于扮演政府说客,呈现出一种文化与权势的交媾状,可能是招来民众拍砖的根本原因! 请继续点击阅读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败诉 余秋雨大师,咱简单并且直接点行吗? 奉劝余秋雨还是老实点儿吧! 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 含泪看余秋雨“反咬”萧夏林 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

高的荣光,早就被人们看破或看淡,但余先生却很是看重和满足,如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被申报为“文物”,媒体上下骂声一片,他似乎还欣欣然,就不够洒脱。 究其实,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与中国传统的文化人特立独行的傲骨很有点距离。   大量的炮轰文章和网友的跟帖评论,集中在余秋雨先生的两个方面,也是他作为“大师”的文化人致命的软肋。 一是言行不一,基本诚信的缺失   余先生的言与行分离。他说过爱国爱民,这是没有问题的,否则,渗透在他的文化散文中的愤激的文字是不可能产生的。他这样说,这样写,也这样教导着人们,满足着社会的一种需要,也成就了他“大师”的名头。 但现在人们发现他现在的言辞有“过其实”的嫌疑,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能,于是他的人格分裂成了炮轰的话题。 余秋雨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他在大地震后向灾区民众捐了20万元善款。这一件事现在却被人质疑有假。由于余先生对此长时间保持沉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批驳别人的攻讦,而《慈善家》杂志社社长王立伟披露中国的慈善潜规则是“诺而不捐”,立即增加了我们对余先生陷入慈善潜规则的担心。 一个惯于道德说教的大师的不道德的真相被披露,是一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 政治人物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已经司空见惯,人们也很能理解,所谓“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者,是也。凡是贪官,哪个没有唱过反腐倡廉的高调?凡是包二奶的,哪个不是道貌岸然? 但文化人不同,不是靠权力而是靠他的道德文章赢得世人的尊敬,他无需撒谎,也无需包装,真实和坦诚足以让他扬名,足以让他流芳。可余先生偏偏又喜好那些反文化的东西,难道说和做的相悖,也是中国文化的传统?虽然从孔子的话里我们知道,言行不一之事古已有之,但古圣人很不屑:“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违背古训,违背文化人的传统,大概是作为“大师”的文化人不断遭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余先生的文化品格的缺失 我不敢贸然地对“文化品格”做出什么定义,这里只就对文化人的品格而言。 据我所知,余先生也是很注重文化人的文化品格锻造的。那么,应该保持和表现出怎样的品格状态,才算是“文人有行”?我们不从定义而从历史事实出发来看看这种特质。 在我们敬仰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共性中,文化人爱国家、爱民族的大爱和博爱,大概是获得世人世代敬仰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大爱派生出的人民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仁慈和善良,屈原、杜甫就是其中的高标; 从大爱派生出来的批判性,使文化人天生具有了愤世嫉俗和为民请命的风骨,海 前车之鉴:余秋雨自欺欺人自毁自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此文针对目前社会上一种极为有害的“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传染瘟疫一样肆虐、泛滥成灾;必须群策群力,加以救治。 世博会降下了帷幕。几年来曾大张旗鼓担任解放集团世博总策划的余秋雨,却一直没有在世博会上露脸,可算真正是“栽了个大跟头”。无言后悔啊、回家抱怨啊,又怪得了谁呢?只有怪他自己罢了。 余秋雨自欺欺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 大家每年春天都要积极努力防治“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吧?应该达成共识:“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恶劣倾向,如同“猪瘟、鸡瘟、疯牛瘟、禽流感”一样,决不能任其在社会上蔓延传播,甚至传染给青少年、大中小学生,糟践我们的未来。 因此,我们并不是针对余某个人。他个人算得了啥?实在可怜,丢人现眼,不值得我们羡慕、更谈不上什么眼红嫉妒(如余秋雨及其鱼粉倒打一耙所云)而是必须呼吁: 大家都来积极努力防治“拍马吹牛、虚伪撒谎、丧失良知”的文化病毒! 救救文化! ……值班编辑艾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尊敬余秋雨先生,因为我读过他的一些文化散文。这样一位文化人,一位作家遭人炮轰和唾弃,个中原因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   人们质疑余秋雨先生文章或谈话中的的一些失误,我认为挺好的。即使有人故意找茬或借炮轰余先生扬名,其实都无所谓。借别人的知识和智慧完善自己的认识,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人无完人,即使在文化知识甚至是文化常识上, “文化大师”也有有弄错的地方或吃不准的时候,都很正常。譬如去年的青歌赛上他的评点多次出现常识性失误,我当时也摇过头,但有人求全责备,我觉得苛刻了点。至于苛刻的原因,我猜可能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上海市政府授予的“文化大师”美名,引发了人们对“文化大师”文化知识的苛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惹祸的,还是那个“文化大师”的名头。其实,余先生靠文章成家,要上海市政府那个“大师”的虚名作甚?在这个“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时代,人们早就对那些显赫的声名失去了敬意,譬如从媒体公开的信息看,有些“政协委员”其实是些 “学霸”“学阀”或御用文人,某些“人大代表”呢,则是红顶商人或无良的资本家也有江湖黑道人物,甚至连“劳动模范”这样很实在称号,也有被擅长混迹于官场的有产者窃得,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塌和不断地被揭露,那些曾经让人仰之弥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