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转载]关于常识  

2011-11-20 09: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包括食品、衣着、交通信息、居住、医疗保健、个人用品、家庭设备及维修、烟酒及用品等八大类普通商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虽然上涨了,但是汽车、手机、家电等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马院长还生动地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手提电话‘大哥大’一个要4万多,还需要托人买,今天一个2000多元的手机,功能要比它好得多。”原来马院长的常识之一就是CPI包含很多要素,虽然食品涨价了,但是消费品降价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这个常识有什么用呢?它丝毫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感觉生活压力很大,或者说比主流宣传中的大。但是,我们却知道另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就是说,人们首先要解决生活必需品的问题,然后才能享受消费品。劣者以为,我们这个常识大于马院长的常识,因为它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普通人的收入对必需品的购买力下降了,再加上高不可攀的房价和医疗费用,生活压力可想而知。虽然消费品价格下跌,但是普通人依然不能随意消费。马院长们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90年代可以买得起“大哥大”的高收入者,自然不用计较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而且他们的住房条件好,保健手段多,负担超高医药费的概率也比较小。这也正是马院长重视前一个常识,忽略后一个常识的原因。正在自由快乐消费的高收入者们,你们一定要记牢马院长传授的常识啊! 我们再来看看马院长的常识之二:“CPI这个词只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计划经济时代,价格都是国家说了算,根本没有也不需要CPI这个概念”马院长不愧是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学者,对市场与计划的界限就是分得清楚。由于陈文似乎让人萌生计划经济时代人民生活比较幸福的印象,我们衣食无忧的马院长按捺不住了。为了消灭读者可能萌生的对计划经济的好感,他竟然玩起了概念游戏,提醒读者注意,CPI是市场经济概念。随后,按照惯例,马院长又对计划经济进行了一大堆诅咒。但是,马院长向我们科普这个常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他想证明陈先生没有文化吧。可是这能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吗?这能解释普关于常识作者:一页梵天

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吗?既然想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的说法,马院长就应该拿出具体的数据和事例,以证明国民收入上涨更多,或者普通人生活压力不是很大,至少没有陈先生描述的那么大。玩弄抽象的经济概念,诅咒计划经济,并且代表买不起房的人表态拒绝筒子楼,这就是马院长所强调的的知识分子的严谨性和责任感吗? 在这个时代,一些媒体和学者总是炫耀所谓“常识”。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和编造的一切都称为“常识”,然后大肆鼓吹。也许他们认为,“常识”一词最吓人,只要把私货称成“常识”,人民大众就会以为自己无知,然后乖乖接受高尚的学者们的教导。但是,人民大众却逐渐发现,自己知道的常识总是跟媒体和学者教的不一样。当常识告诉我们,美国侵略了伊拉克的时候,媒体却用“常识”解读说,美国解放了伊拉克;当常识告诉我们,北约轰炸利比亚将杀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学者却用“常识”解读道,北约在保护利比亚平民;当我们运用媒体和学者所教授的常识,并判断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媒体却又换了新的“常识”,他们说美国人民正在开派对…… 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 《环球时报》2011114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吗?既然想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的说法,马院长就应该拿出具体的数据和事例,以证明国民收入上涨更多,或者普通人生活压力不是很大,至少没有陈先生描述的那么大。玩弄抽象的经济概念,诅咒计划经济,并且代表买不起房的人表态拒绝筒子楼,这就是马院长所强调的的知识分子的严谨性和责任感吗? 在这个时代,一些媒体和学者总是炫耀所谓“常识”。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和编造的一切都称为“常识”,然后大肆鼓吹。也许他们认为,“常识”一词最吓人,只要把私货称成“常识”,人民大众就会以为自己无知,然后乖乖接受高尚的学者们的教导。但是,人民大众却逐渐发现,自己知道的常识总是跟媒体和学者教的不一样。当常识告诉我们,美国侵略了伊拉克的时候,媒体却用“常识”解读说,美国解放了伊拉克;当常识告诉我们,北约轰炸利比亚将杀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学者却用“常识”解读道,北约在保护利比亚平民;当我们运用媒体和学者所教授的常识,并判断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媒体却又换了新的“常识”,他们说美国人民正在开派对…… 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日在“国际论坛”版刊登题为《国人收入32年仅涨了包括食品、衣着、交通信息、居住、医疗保健、个人用品、家庭设备及维修、烟酒及用品等八大类普通商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虽然上涨了,但是汽车、手机、家电等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马院长还生动地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手提电话‘大哥大’一个要4万多,还需要托人买,今天一个2000多元的手机,功能要比它好得多。”原来马院长的常识之一就是CPI包含很多要素,虽然食品涨价了,但是消费品降价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这个常识有什么用呢?它丝毫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感觉生活压力很大,或者说比主流宣传中的大。但是,我们却知道另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就是说,人们首先要解决生活必需品的问题,然后才能享受消费品。劣者以为,我们这个常识大于马院长的常识,因为它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普通人的收入对必需品的购买力下降了,再加上高不可攀的房价和医疗费用,生活压力可想而知。虽然消费品价格下跌,但是普通人依然不能随意消费。马院长们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90年代可以买得起“大哥大”的高收入者,自然不用计较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而且他们的住房条件好,保健手段多,负担超高医药费的概率也比较小。这也正是马院长重视前一个常识,忽略后一个常识的原因。正在自由快乐消费的高收入者们,你们一定要记牢马院长传授的常识啊! 我们再来看看马院长的常识之二:“CPI这个词只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计划经济时代,价格都是国家说了算,根本没有也不需要CPI这个概念”马院长不愧是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学者,对市场与计划的界限就是分得清楚。由于陈文似乎让人萌生计划经济时代人民生活比较幸福的印象,我们衣食无忧的马院长按捺不住了。为了消灭读者可能萌生的对计划经济的好感,他竟然玩起了概念游戏,提醒读者注意,CPI是市场经济概念。随后,按照惯例,马院长又对计划经济进行了一大堆诅咒。但是,马院长向我们科普这个常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他想证明陈先生没有文化吧。可是这能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吗?这能解释普2.4倍》的文章,次日,又立即在同一版块刊登针锋相对的讨论文章《“国人收入仅涨2.4倍”有违常识》。前文的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原研究员陈明远,后文的作者是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马国书。劣者阅读《环球时报》多年,经常看到“国际论坛”版块的某一作者因对另一作者的观点有不同看法,进而在该版块发表文章,进行友好讨论,表达不同观点。但是,讨论文章次日便出炉的情况却十分罕见。

陈明远先生在他的文章中考察了历年原文地址:关于常识作者:一页梵天 《环球时报》2011年11月4日在“国际论坛”版刊登题为《国人收入32年仅涨了2.4倍》的文章,次日,又立即在同一版块刊登针锋相对的讨论文章《“国人收入仅涨2.4倍”有违常识》。前文的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原研究员陈明远,后文的作者是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马国书。劣者阅读《环球时报》多年,经常看到“国际论坛”版块的某一作者因对另一作者的观点有不同看法,进而在该版块发表文章,进行友好讨论,表达不同观点。但是,讨论文章次日便出炉的情况却十分罕见。 陈明远先生在他的文章中考察了历年CPI数据,生活必需品价格变动数据,以及中国平均工资变动数据等。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陈先生对“改革开放以来‘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中国人的收入增长为10倍”这一说法提出质疑。进而,陈先生也就暗示了一个事实——普通人当下的生活压力比宣传中的要大很多。由于陈先生的论证方法是将当今与三十年前进行对比,并说明当今生活压力没有比过去减少太多。这种方法极易制造误会,使人误把陈先生当成左翼分子,因为他似乎在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市场经济,赞同计划经济。也正是基于这一误会,我们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马国书院长才怒不可遏,仓促成文,大胆反驳,而且竟然用起了攻击对方缺乏常识,以及玩弄抽象概念的手段。其实,马院长搞错了,这套专门对付左翼分子的手段不该用在陈先生身上。因为,只要百度一下,我们就会发现,陈先生其实是赞同普世价值的!只不过陈先生可能是一位文艺老青年,他的普世之路不太讲究策略罢了。当然,马院长是一心想在中国搞美式智库的,可能也不屑于使用百度这类中文搜索引擎吧! 陈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三十年前,每月五十几块的工资可以养活一家三口。今天的生活必需品,如粮食、蔬菜、肉等价格大幅上涨,如果把当时的工资水平换算到今天,是根本不足以维持生存的,何况如今又多出了住房、医疗等费用。因此,CPI数据与普通人的生活压力感受有矛盾之处。而马院长竟然说这种算法有违常识,因为“CPI并不反映经济整体的消费价格指数”,“在国际上,通行的CPI一般只CPI数据,生活必需品价格变动数据,以及中国平均工资变动数据等。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陈先生对“改革开放以来‘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中国人的收入增长为10包括食品、衣着、交通信息、居住、医疗保健、个人用品、家庭设备及维修、烟酒及用品等八大类普通商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虽然上涨了,但是汽车、手机、家电等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马院长还生动地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手提电话‘大哥大’一个要4万多,还需要托人买,今天一个2000多元的手机,功能要比它好得多。”原来马院长的常识之一就是CPI包含很多要素,虽然食品涨价了,但是消费品降价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这个常识有什么用呢?它丝毫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感觉生活压力很大,或者说比主流宣传中的大。但是,我们却知道另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就是说,人们首先要解决生活必需品的问题,然后才能享受消费品。劣者以为,我们这个常识大于马院长的常识,因为它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普通人的收入对必需品的购买力下降了,再加上高不可攀的房价和医疗费用,生活压力可想而知。虽然消费品价格下跌,但是普通人依然不能随意消费。马院长们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90年代可以买得起“大哥大”的高收入者,自然不用计较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而且他们的住房条件好,保健手段多,负担超高医药费的概率也比较小。这也正是马院长重视前一个常识,忽略后一个常识的原因。正在自由快乐消费的高收入者们,你们一定要记牢马院长传授的常识啊! 我们再来看看马院长的常识之二:“CPI这个词只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计划经济时代,价格都是国家说了算,根本没有也不需要CPI这个概念”马院长不愧是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学者,对市场与计划的界限就是分得清楚。由于陈文似乎让人萌生计划经济时代人民生活比较幸福的印象,我们衣食无忧的马院长按捺不住了。为了消灭读者可能萌生的对计划经济的好感,他竟然玩起了概念游戏,提醒读者注意,CPI是市场经济概念。随后,按照惯例,马院长又对计划经济进行了一大堆诅咒。但是,马院长向我们科普这个常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他想证明陈先生没有文化吧。可是这能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吗?这能解释普倍”这一说法提出质疑。进而,陈先生也就暗示了一个事实——普通人当下的生活压力比宣传中的要大很多。由于陈先生的论证方法是将当今与三十年前进行对比,并说明当今生活压力没有比过去减少太多。这种方法极易制造误会,使人误把陈先生当成左翼分子,因为他似乎在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市场经济,赞同计划经济。也正是基于这一误会,我们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马国书院长才怒不可遏,仓促成文,大胆反驳,而且竟然用起了攻击对方缺乏常识,以及玩弄抽象概念的手段。其实,马院长搞错了,这套专门对付左翼分子的手段不该用在陈先生身上。因为,只要百度一下,我们就会发现,陈先生其实是赞同普世价值的!只不过陈先生可能是一位文艺老青年,他的普世之路不太讲究策略罢了。当然,马院长是一心想在中国搞美式智库的,可能也不屑于使用百度这类中文搜索引擎吧!

陈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三十年前,每月五十几块的工资可以养活一家三口。今天的生活必需品,如粮食、蔬菜、肉等价格大幅上涨,如果把当时的工资水平换算到今天,是根本不足以维持生存的,何况如今又多出了住房、医疗等费用。因此,CPI数据与普通人的生活压力感受有矛盾之处。而马院长竟然说这种算法有违常识,因为“CPI并不反映经济整体的消费价格指数”,“在国际上,通行的CPI一般只包括食品、衣着、交通信息、居住、医疗保健、个人用品、家庭设备及维修、烟酒及用品等八大类普通商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虽然上涨了,但是汽车、手机、家电等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马院长还生动地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手提电话‘大哥大’一个要4万多,还需要托人买,今天一个2000多元的手机,功能要比它好得多。”原来马院长的常识之一就是原文地址:关于常识作者:一页梵天 《环球时报》2011年11月4日在“国际论坛”版刊登题为《国人收入32年仅涨了2.4倍》的文章,次日,又立即在同一版块刊登针锋相对的讨论文章《“国人收入仅涨2.4倍”有违常识》。前文的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原研究员陈明远,后文的作者是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马国书。劣者阅读《环球时报》多年,经常看到“国际论坛”版块的某一作者因对另一作者的观点有不同看法,进而在该版块发表文章,进行友好讨论,表达不同观点。但是,讨论文章次日便出炉的情况却十分罕见。 陈明远先生在他的文章中考察了历年CPI数据,生活必需品价格变动数据,以及中国平均工资变动数据等。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陈先生对“改革开放以来‘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中国人的收入增长为10倍”这一说法提出质疑。进而,陈先生也就暗示了一个事实——普通人当下的生活压力比宣传中的要大很多。由于陈先生的论证方法是将当今与三十年前进行对比,并说明当今生活压力没有比过去减少太多。这种方法极易制造误会,使人误把陈先生当成左翼分子,因为他似乎在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市场经济,赞同计划经济。也正是基于这一误会,我们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马国书院长才怒不可遏,仓促成文,大胆反驳,而且竟然用起了攻击对方缺乏常识,以及玩弄抽象概念的手段。其实,马院长搞错了,这套专门对付左翼分子的手段不该用在陈先生身上。因为,只要百度一下,我们就会发现,陈先生其实是赞同普世价值的!只不过陈先生可能是一位文艺老青年,他的普世之路不太讲究策略罢了。当然,马院长是一心想在中国搞美式智库的,可能也不屑于使用百度这类中文搜索引擎吧! 陈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三十年前,每月五十几块的工资可以养活一家三口。今天的生活必需品,如粮食、蔬菜、肉等价格大幅上涨,如果把当时的工资水平换算到今天,是根本不足以维持生存的,何况如今又多出了住房、医疗等费用。因此,CPI数据与普通人的生活压力感受有矛盾之处。而马院长竟然说这种算法有违常识,因为“CPI并不反映经济整体的消费价格指数”,“在国际上,通行的CPI一般只CPI包含很多要素,虽然食品涨价了,但是消费品降价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这个常识有什么用呢?它丝毫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感觉生活压力很大,或者说比主流宣传中的大。但是,我们却知道另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吗?既然想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的说法,马院长就应该拿出具体的数据和事例,以证明国民收入上涨更多,或者普通人生活压力不是很大,至少没有陈先生描述的那么大。玩弄抽象的经济概念,诅咒计划经济,并且代表买不起房的人表态拒绝筒子楼,这就是马院长所强调的的知识分子的严谨性和责任感吗? 在这个时代,一些媒体和学者总是炫耀所谓“常识”。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和编造的一切都称为“常识”,然后大肆鼓吹。也许他们认为,“常识”一词最吓人,只要把私货称成“常识”,人民大众就会以为自己无知,然后乖乖接受高尚的学者们的教导。但是,人民大众却逐渐发现,自己知道的常识总是跟媒体和学者教的不一样。当常识告诉我们,美国侵略了伊拉克的时候,媒体却用“常识”解读说,美国解放了伊拉克;当常识告诉我们,北约轰炸利比亚将杀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学者却用“常识”解读道,北约在保护利比亚平民;当我们运用媒体和学者所教授的常识,并判断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媒体却又换了新的“常识”,他们说美国人民正在开派对…… 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宗教等等”。这就是说,人们首先要解决生活必需品的问题,然后才能享受消费品。劣者以为,我们这个常识大于马院长的常识,因为它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普通人的收入对必需品的购买力下降了,再加上高不可攀的房价和医疗费用,生活压力可想而知。虽然消费品价格下跌,但是普通人依然不能随意消费。马院长们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原文地址:关于常识作者:一页梵天 《环球时报》2011年11月4日在“国际论坛”版刊登题为《国人收入32年仅涨了2.4倍》的文章,次日,又立即在同一版块刊登针锋相对的讨论文章《“国人收入仅涨2.4倍”有违常识》。前文的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原研究员陈明远,后文的作者是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马国书。劣者阅读《环球时报》多年,经常看到“国际论坛”版块的某一作者因对另一作者的观点有不同看法,进而在该版块发表文章,进行友好讨论,表达不同观点。但是,讨论文章次日便出炉的情况却十分罕见。 陈明远先生在他的文章中考察了历年CPI数据,生活必需品价格变动数据,以及中国平均工资变动数据等。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陈先生对“改革开放以来‘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中国人的收入增长为10倍”这一说法提出质疑。进而,陈先生也就暗示了一个事实——普通人当下的生活压力比宣传中的要大很多。由于陈先生的论证方法是将当今与三十年前进行对比,并说明当今生活压力没有比过去减少太多。这种方法极易制造误会,使人误把陈先生当成左翼分子,因为他似乎在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市场经济,赞同计划经济。也正是基于这一误会,我们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马国书院长才怒不可遏,仓促成文,大胆反驳,而且竟然用起了攻击对方缺乏常识,以及玩弄抽象概念的手段。其实,马院长搞错了,这套专门对付左翼分子的手段不该用在陈先生身上。因为,只要百度一下,我们就会发现,陈先生其实是赞同普世价值的!只不过陈先生可能是一位文艺老青年,他的普世之路不太讲究策略罢了。当然,马院长是一心想在中国搞美式智库的,可能也不屑于使用百度这类中文搜索引擎吧! 陈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三十年前,每月五十几块的工资可以养活一家三口。今天的生活必需品,如粮食、蔬菜、肉等价格大幅上涨,如果把当时的工资水平换算到今天,是根本不足以维持生存的,何况如今又多出了住房、医疗等费用。因此,CPI数据与普通人的生活压力感受有矛盾之处。而马院长竟然说这种算法有违常识,因为“CPI并不反映经济整体的消费价格指数”,“在国际上,通行的CPI一般只90年代可以买得起“大哥大”的高收入者,自然不用计较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而且他们的住房条件好,保健手段多,负担超高医药费的概率也比较小。这也正是马院长重视前一个常识,忽略后一个常识的原因。 正在自由快乐消费的高收入者们,你们一定要记牢马院长传授的常识啊!

我们再来看看马院长的常识之二:“CPI这个词只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计划经济时代,价格都是国家说了算,根本没有也不需要包括食品、衣着、交通信息、居住、医疗保健、个人用品、家庭设备及维修、烟酒及用品等八大类普通商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虽然上涨了,但是汽车、手机、家电等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马院长还生动地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手提电话‘大哥大’一个要4万多,还需要托人买,今天一个2000多元的手机,功能要比它好得多。”原来马院长的常识之一就是CPI包含很多要素,虽然食品涨价了,但是消费品降价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这个常识有什么用呢?它丝毫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感觉生活压力很大,或者说比主流宣传中的大。但是,我们却知道另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就是说,人们首先要解决生活必需品的问题,然后才能享受消费品。劣者以为,我们这个常识大于马院长的常识,因为它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普通人的收入对必需品的购买力下降了,再加上高不可攀的房价和医疗费用,生活压力可想而知。虽然消费品价格下跌,但是普通人依然不能随意消费。马院长们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90年代可以买得起“大哥大”的高收入者,自然不用计较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而且他们的住房条件好,保健手段多,负担超高医药费的概率也比较小。这也正是马院长重视前一个常识,忽略后一个常识的原因。正在自由快乐消费的高收入者们,你们一定要记牢马院长传授的常识啊! 我们再来看看马院长的常识之二:“CPI这个词只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计划经济时代,价格都是国家说了算,根本没有也不需要CPI这个概念”马院长不愧是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学者,对市场与计划的界限就是分得清楚。由于陈文似乎让人萌生计划经济时代人民生活比较幸福的印象,我们衣食无忧的马院长按捺不住了。为了消灭读者可能萌生的对计划经济的好感,他竟然玩起了概念游戏,提醒读者注意,CPI是市场经济概念。随后,按照惯例,马院长又对计划经济进行了一大堆诅咒。但是,马院长向我们科普这个常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他想证明陈先生没有文化吧。可是这能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吗?这能解释普CPI这个概念”马院长不愧是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学者,对市场与计划的界限就是分得清楚。由于陈文似乎让人萌生计划经济时代人民生活比较幸福的印象,我们衣食无忧的马院长按捺不住了。为了消灭读者可能萌生的对计划经济的好感,他竟然玩起了概念游戏,提醒读者注意,CPI包括食品、衣着、交通信息、居住、医疗保健、个人用品、家庭设备及维修、烟酒及用品等八大类普通商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虽然上涨了,但是汽车、手机、家电等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马院长还生动地举例说,“上世纪90年代,手提电话‘大哥大’一个要4万多,还需要托人买,今天一个2000多元的手机,功能要比它好得多。”原来马院长的常识之一就是CPI包含很多要素,虽然食品涨价了,但是消费品降价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这个常识有什么用呢?它丝毫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感觉生活压力很大,或者说比主流宣传中的大。但是,我们却知道另一个常识,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就是说,人们首先要解决生活必需品的问题,然后才能享受消费品。劣者以为,我们这个常识大于马院长的常识,因为它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普通人的收入对必需品的购买力下降了,再加上高不可攀的房价和医疗费用,生活压力可想而知。虽然消费品价格下跌,但是普通人依然不能随意消费。马院长们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90年代可以买得起“大哥大”的高收入者,自然不用计较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而且他们的住房条件好,保健手段多,负担超高医药费的概率也比较小。这也正是马院长重视前一个常识,忽略后一个常识的原因。正在自由快乐消费的高收入者们,你们一定要记牢马院长传授的常识啊! 我们再来看看马院长的常识之二:“CPI这个词只属于市场经济范畴。计划经济时代,价格都是国家说了算,根本没有也不需要CPI这个概念”马院长不愧是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广东省的学者,对市场与计划的界限就是分得清楚。由于陈文似乎让人萌生计划经济时代人民生活比较幸福的印象,我们衣食无忧的马院长按捺不住了。为了消灭读者可能萌生的对计划经济的好感,他竟然玩起了概念游戏,提醒读者注意,CPI是市场经济概念。随后,按照惯例,马院长又对计划经济进行了一大堆诅咒。但是,马院长向我们科普这个常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他想证明陈先生没有文化吧。可是这能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吗?这能解释普是市场经济概念。随后,按照惯例,马院长又对计划经济进行了一大堆诅咒。但是,马院长向我们科普这个常识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他想证明陈先生没有文化吧。可是这能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吗?这能解释普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吗?既然想反驳“国人收入仅涨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吗?既然想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的说法,马院长就应该拿出具体的数据和事例,以证明国民收入上涨更多,或者普通人生活压力不是很大,至少没有陈先生描述的那么大。玩弄抽象的经济概念,诅咒计划经济,并且代表买不起房的人表态拒绝筒子楼,这就是马院长所强调的的知识分子的严谨性和责任感吗? 在这个时代,一些媒体和学者总是炫耀所谓“常识”。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和编造的一切都称为“常识”,然后大肆鼓吹。也许他们认为,“常识”一词最吓人,只要把私货称成“常识”,人民大众就会以为自己无知,然后乖乖接受高尚的学者们的教导。但是,人民大众却逐渐发现,自己知道的常识总是跟媒体和学者教的不一样。当常识告诉我们,美国侵略了伊拉克的时候,媒体却用“常识”解读说,美国解放了伊拉克;当常识告诉我们,北约轰炸利比亚将杀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学者却用“常识”解读道,北约在保护利比亚平民;当我们运用媒体和学者所教授的常识,并判断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媒体却又换了新的“常识”,他们说美国人民正在开派对…… 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2.4倍”的说法,马院长就应该拿出具体的数据和事例,以证明国民收入上涨更多,或者普通人生活压力不是很大,至少没有陈先生描述的那么大。玩弄抽象的经济概念,诅咒计划经济,并且代表买不起房的人表态拒绝筒子楼,这就是马院长所强调的的知识分子的严谨性和责任感吗?

通人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的原因吗?既然想反驳“国人收入仅涨2.4倍”的说法,马院长就应该拿出具体的数据和事例,以证明国民收入上涨更多,或者普通人生活压力不是很大,至少没有陈先生描述的那么大。玩弄抽象的经济概念,诅咒计划经济,并且代表买不起房的人表态拒绝筒子楼,这就是马院长所强调的的知识分子的严谨性和责任感吗? 在这个时代,一些媒体和学者总是炫耀所谓“常识”。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和编造的一切都称为“常识”,然后大肆鼓吹。也许他们认为,“常识”一词最吓人,只要把私货称成“常识”,人民大众就会以为自己无知,然后乖乖接受高尚的学者们的教导。但是,人民大众却逐渐发现,自己知道的常识总是跟媒体和学者教的不一样。当常识告诉我们,美国侵略了伊拉克的时候,媒体却用“常识”解读说,美国解放了伊拉克;当常识告诉我们,北约轰炸利比亚将杀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学者却用“常识”解读道,北约在保护利比亚平民;当我们运用媒体和学者所教授的常识,并判断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媒体却又换了新的“常识”,他们说美国人民正在开派对…… 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 在这个时代,一些媒体和学者总是炫耀所谓“常识”。他们把自己知道的和编造的一切都称为“常识”,然后大肆鼓吹。也许他们认为,“常识”一词最吓人,只要把私货称成“常识”,人民大众就会以为自己无知,然后乖乖接受高尚的学者们的教导。但是,人民大众却逐渐发现,自己知道的常识总是跟媒体和学者教的不一样。当常识告诉我们,美国侵略了伊拉克的时候,媒体却用“常识”解读说,美国解放了伊拉克;当常识告诉我们,北约轰炸利比亚将杀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学者却用“常识”解读道,北约在保护利比亚平民;当我们运用媒体和学者所教授的常识,并判断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是在表达不满的时候,媒体却又换了新的“常识”,他们说美国人民正在开派对……

现在,我们不会上当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