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半世纪前的花重又开放  

2011-03-11 08:32:00|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半世纪前的花重又开放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百花以外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的小花 1958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半睡半醒中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猛然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火舌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舔着我青绿的根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柔弱的叶胚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在火流中萌芽

潮湿的支脉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在火风中挣扎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鲜嫩的蓓蕾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在火雷中爆发……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半世纪前的花重又开放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我不够浓艳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也不够轻飘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多少双手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织成锦绣的丝带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以无声的焦灼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引向我  牵动

这惟恐成灰的心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半世纪前的花重又开放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是这样艰难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持久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芽 潮湿的支脉 在火风中挣扎 鲜嫩的蓓蕾 在火雷中爆发…… 我不是一道炽烈的火霞 我不够浓艳 也不够轻飘 多少双手 揉着眼睛 集拢细弱的光 纺成坚韧的线 织成锦绣的丝带 以无声的焦灼 引向我 牵动   唤起了

    这惟恐成灰的心 最初、也是最后的跳跃 含着烟和露的燃烧 是这样艰难 持久 在自己必死的驱壳中 唤起了 梦的舍利珠 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梦的舍利珠

              半世纪前的小花重又开放 百花以外的小花 1958 ---- 扶桑 我不是一枝狂热的火把 我不够干燥 也不够麻木 半睡半醒中 猛然 火舌 舔着我青绿的根 啃咬着 咀嚼着 呼啸着…… 柔弱的叶胚 在火流中萌1958年

 

摘引自诗集《劫后诗存》与《溯游而上》50年来历年的旧作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