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语言文字学界反对伪科学  

2011-05-05 09:32: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建设》就不再发表批判伪科学的文章了。对《汉字文化》攻击国家语文政策的言论也不予以回击了。这个变化从《语文建设》上可以看得很清楚,《语文建设》编辑方针的政策,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模糊了是非的界限,增加了对伪科学批判的难度。1997年语委要召开全国文字工作会议。为了开这个会,语委事先开了几次座谈会,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其中有一次是语委外面的语文工作者的座谈会,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在会上,语委领导说这次开会没有框框,各位畅所欲言,给语委工作提出意见。既然主任这么说,我就发言了。我讲,语委工作应当批判徐德江散步的种种错误。在会上,许嘉璐表示不接受,说:老苏,你不懂,你不知道徐德江是不能批的。语委党组书记说:我们坚持正面宣传国家语文政策,不批评什么人。我说:我不明白,对错误的言论为什么不能批?我也没有看到你们正面宣传了什么。通过这次会,我明白了批判徐德江的阻力,至少有一部分是来自许嘉璐。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当时伍先生批判伪科学难度之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个别人不能一手遮天。海淀区法院拒绝受理徐德江状告伍先生的官司,伍先生获得了事实上的胜诉。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维护国家的语文政策,支持伍先生打假也付出了代价。1995年许嘉璐筹组应用语言学学会,可是正赶上民政部要控制全国学会的数量,一直没有得到批准。1998年,在许嘉璐主持下的国家语委决定,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降为二级学会,把中国语文现代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应用语言学学会。在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没有告知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更谈不上征求我们的意见。那时语文现代化学会的会长是王均先生,语委决定把我们降级后,才通知王均先生。王先生当时就表示坚决反对,我们的学会成立以来,积极宣传国家的语文政策,几年来协助语委做了

语言文字学界反对伪科学

伍铁平苏培成等批评徐德江许嘉璐(摘录)

 

文建设》就不再发表批判伪科学的文章了。对《汉字文化》攻击国家语文政策的言论也不予以回击了。这个变化从《语文建设》上可以看得很清楚,《语文建设》编辑方针的政策,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模糊了是非的界限,增加了对伪科学批判的难度。1997年语委要召开全国文字工作会议。为了开这个会,语委事先开了几次座谈会,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其中有一次是语委外面的语文工作者的座谈会,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在会上,语委领导说这次开会没有框框,各位畅所欲言,给语委工作提出意见。既然主任这么说,我就发言了。我讲,语委工作应当批判徐德江散步的种种错误。在会上,许嘉璐表示不接受,说:老苏,你不懂,你不知道徐德江是不能批的。语委党组书记说:我们坚持正面宣传国家语文政策,不批评什么人。我说:我不明白,对错误的言论为什么不能批?我也没有看到你们正面宣传了什么。通过这次会,我明白了批判徐德江的阻力,至少有一部分是来自许嘉璐。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当时伍先生批判伪科学难度之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个别人不能一手遮天。海淀区法院拒绝受理徐德江状告伍先生的官司,伍先生获得了事实上的胜诉。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维护国家的语文政策,支持伍先生打假也付出了代价。1995年许嘉璐筹组应用语言学学会,可是正赶上民政部要控制全国学会的数量,一直没有得到批准。1998年,在许嘉璐主持下的国家语委决定,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降为二级学会,把中国语文现代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应用语言学学会。在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没有告知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更谈不上征求我们的意见。那时语文现代化学会的会长是王均先生,语委决定把我们降级后,才通知王均先生。王先生当时就表示坚决反对,我们的学会成立以来,积极宣传国家的语文政策,几年来协助语委做了 

许多工作,遵纪守法,根据什么要把我们降级?这样做完全没有道理,这是拉一派打一派,破坏语文工作者的团结,违反社团管理办法。就是要扼杀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催生应用语言学学会。王均先生的反对完全没有用,国家语委起草文件上报民政部,要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中国应用语言学学会。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眼看要毁在许嘉璐的手里!我们很气愤!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国务院批准国家语委并入教育部,语委办公室忙着合并,没有把上报民政部的文件及时发出去。过了一段时间,许嘉璐高升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逃过一劫!我今天说起这些事情,感慨是很深的。从这件事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教训呢? 伍先生打假虽然遭遇许多困难,但是得到广大语文工作者的支持,不断取得进展。在这里,我向伍先生表示深深的敬意,祝伍先生健康长寿。(摘引自《语言文字学学术批判和批评文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第一版) (苏培成教授文章)我祝贺伍先生八十大寿,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我跟伍先生来往多一些是最近十几年的事,从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开始。

……徐德江1995年把伍先生告到海淀区法院,笔墨官司就打到了法庭。1996年的许多工作,遵纪守法,根据什么要把我们降级?这样做完全没有道理,这是拉一派打一派,破坏语文工作者的团结,违反社团管理办法。就是要扼杀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催生应用语言学学会。王均先生的反对完全没有用,国家语委起草文件上报民政部,要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中国应用语言学学会。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眼看要毁在许嘉璐的手里!我们很气愤!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国务院批准国家语委并入教育部,语委办公室忙着合并,没有把上报民政部的文件及时发出去。过了一段时间,许嘉璐高升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逃过一劫!我今天说起这些事情,感慨是很深的。从这件事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教训呢? 伍先生打假虽然遭遇许多困难,但是得到广大语文工作者的支持,不断取得进展。在这里,我向伍先生表示深深的敬意,祝伍先生健康长寿。(摘引自《语言文字学学术批判和批评文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第一版) 38许多工作,遵纪守法,根据什么要把我们降级?这样做完全没有道理,这是拉一派打一派,破坏语文工作者的团结,违反社团管理办法。就是要扼杀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催生应用语言学学会。王均先生的反对完全没有用,国家语委起草文件上报民政部,要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中国应用语言学学会。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眼看要毁在许嘉璐的手里!我们很气愤!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国务院批准国家语委并入教育部,语委办公室忙着合并,没有把上报民政部的文件及时发出去。过了一段时间,许嘉璐高升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逃过一劫!我今天说起这些事情,感慨是很深的。从这件事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教训呢? 伍先生打假虽然遭遇许多困难,但是得到广大语文工作者的支持,不断取得进展。在这里,我向伍先生表示深深的敬意,祝伍先生健康长寿。(摘引自《语言文字学学术批判和批评文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第一版) 日,在北师大这里开过一个小会,由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和北师大中文系发起,参加会议的有北大、北师大、首都师大、语言所、人民大学、语用所的专家。我和曹澄方先生代表语文现代化学会,介入了这场斗争。出席会议的专家觉得,一定不能让徐德江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占了上风。王宁教授去请教了民法专家江平教授。江平教授说:学术上的争论应以本学科的权威专家的论断为准。王宁教授向大家转达了江平的意见。我们去请吕叔湘先生,吕先生是不赞成徐德江那一套的。

语文现代化学会批评徐德江的错误观点不是个人的意气之争,而是因为《汉字文化》杂志在徐德江的控制下,发表了许多错误的言论,攻击国家的语文政策。伍先生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我们语文现代化学会是支持的。

……当时的语委主任是柳斌,常  语言文字学界反对伪科学 伍铁平苏培成等批评徐德江许嘉璐(摘录) (苏培成教授文章)我祝贺伍先生八十大寿,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我跟伍先生来往多一些是最近十几年的事,从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开始。 ……徐德江1995年把伍先生告到海淀区法院,笔墨官司就打到了法庭。1996年的3月8日,在北师大这里开过一个小会,由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和北师大中文系发起,参加会议的有北大、北师大、首都师大、语言所、人民大学、语用所的专家。我和曹澄方先生代表语文现代化学会,介入了这场斗争。出席会议的专家觉得,一定不能让徐德江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占了上风。王宁教授去请教了民法专家江平教授。江平教授说:学术上的争论应以本学科的权威专家的论断为准。王宁教授向大家转达了江平的意见。我们去请吕叔湘先生,吕先生是不赞成徐德江那一套的。 语文现代化学会批评徐德江的错误观点不是个人的意气之争,而是因为《汉字文化》杂志在徐德江的控制下,发表了许多错误的言论,攻击国家的语文政策。伍先生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我们语文现代化学会是支持的。 ……当时的语委主任是柳斌,常 务副主任是仲哲明,他们都很支持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王均先生1985到语委任副主任,主编《文字改革》,后来《文字改革》改为《语文建设》。在王先生主编的《语文建设》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维护了国家的语文政策,扶正祛邪,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杂志关系比较密切,《汉字文化》不但几次刊登许嘉璐的文章,而且还刊登十多幅许嘉璐的大小不等的照片,包括他与别人的合影。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所持的观点不少是相似或相同的。1994年4月许嘉璐担任语委主任之后,语委对《汉字文化》的态度变了,《语 务副主任是仲哲明,他们都很支持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王均先生1985到语委任副主任,主编《文字改革》,后来《文字改革》改为《语文建设》。在王先生主编的《语文建设》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维护了国家的语文政策,扶正祛邪,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杂志关系比较密切,《汉字文化》不但几次刊登许嘉璐的文章,而且还刊登十多幅许嘉璐的大小不等的照片,包括他与别人的合影。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所持的观点不少是相似或相同的。19944文建设》就不再发表批判伪科学的文章了。对《汉字文化》攻击国家语文政策的言论也不予以回击了。这个变化从《语文建设》上可以看得很清楚,《语文建设》编辑方针的政策,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模糊了是非的界限,增加了对伪科学批判的难度。1997年语委要召开全国文字工作会议。为了开这个会,语委事先开了几次座谈会,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其中有一次是语委外面的语文工作者的座谈会,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在会上,语委领导说这次开会没有框框,各位畅所欲言,给语委工作提出意见。既然主任这么说,我就发言了。我讲,语委工作应当批判徐德江散步的种种错误。在会上,许嘉璐表示不接受,说:老苏,你不懂,你不知道徐德江是不能批的。语委党组书记说:我们坚持正面宣传国家语文政策,不批评什么人。我说:我不明白,对错误的言论为什么不能批?我也没有看到你们正面宣传了什么。通过这次会,我明白了批判徐德江的阻力,至少有一部分是来自许嘉璐。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当时伍先生批判伪科学难度之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个别人不能一手遮天。海淀区法院拒绝受理徐德江状告伍先生的官司,伍先生获得了事实上的胜诉。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维护国家的语文政策,支持伍先生打假也付出了代价。1995年许嘉璐筹组应用语言学学会,可是正赶上民政部要控制全国学会的数量,一直没有得到批准。1998年,在许嘉璐主持下的国家语委决定,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降为二级学会,把中国语文现代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应用语言学学会。在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没有告知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更谈不上征求我们的意见。那时语文现代化学会的会长是王均先生,语委决定把我们降级后,才通知王均先生。王先生当时就表示坚决反对,我们的学会成立以来,积极宣传国家的语文政策,几年来协助语委做了月许嘉璐担任语委主任之后,语委对《汉字文化》的态度变了,《语文建设》就不再发表批判伪科学的文章了。对《汉字文化》攻击国家语文政策的言论也不予以回击了。这个变化从《语文建设》上可以看得很清楚,《语文建设》编辑方针的政策,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很大,模糊了是非的界限,增加了对伪科学批判的难度。1997年语委要召开全国文字工作会议。为了开这个会,语委事先开了几次座谈会,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其中有一次是语委外面的语文工作者的座谈会,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在会上,语委领导说这次开会没有框框,各位畅所欲言,给语委工作提出意见。既然主任这么说,我就发言了。我讲,语委工作应当批判徐德江散步的种种错误。在会上,许嘉璐表示不接受,说:老苏,你不懂,你不知道徐德江是不能批的。语委党组书记说:我们坚持正面宣传国家语文政策,不批评什么人。我说:我不明白,对错误的言论为什么不能批?我也没有看到你们正面宣传了什么。通过这次会,我明白了批判徐德江的阻力,至少有一部分是来自许嘉璐。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当时伍先生批判伪科学难度之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个别人不能一手遮天。海淀区法院拒绝受理徐德江状告伍先生的官司,伍先生获得了事实上的胜诉。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维护国家的语文政策,支持伍先生打假也付出了代价。 语言文字学界反对伪科学 伍铁平苏培成等批评徐德江许嘉璐(摘录) (苏培成教授文章)我祝贺伍先生八十大寿,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我跟伍先生来往多一些是最近十几年的事,从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开始。 ……徐德江1995年把伍先生告到海淀区法院,笔墨官司就打到了法庭。1996年的3月8日,在北师大这里开过一个小会,由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和北师大中文系发起,参加会议的有北大、北师大、首都师大、语言所、人民大学、语用所的专家。我和曹澄方先生代表语文现代化学会,介入了这场斗争。出席会议的专家觉得,一定不能让徐德江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占了上风。王宁教授去请教了民法专家江平教授。江平教授说:学术上的争论应以本学科的权威专家的论断为准。王宁教授向大家转达了江平的意见。我们去请吕叔湘先生,吕先生是不赞成徐德江那一套的。 语文现代化学会批评徐德江的错误观点不是个人的意气之争,而是因为《汉字文化》杂志在徐德江的控制下,发表了许多错误的言论,攻击国家的语文政策。伍先生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我们语文现代化学会是支持的。 ……当时的语委主任是柳斌,常 务副主任是仲哲明,他们都很支持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王均先生1985到语委任副主任,主编《文字改革》,后来《文字改革》改为《语文建设》。在王先生主编的《语文建设》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维护了国家的语文政策,扶正祛邪,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杂志关系比较密切,《汉字文化》不但几次刊登许嘉璐的文章,而且还刊登十多幅许嘉璐的大小不等的照片,包括他与别人的合影。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所持的观点不少是相似或相同的。1994年4月许嘉璐担任语委主任之后,语委对《汉字文化》的态度变了,《语1995年许嘉璐筹组应用语言学学会,可是正赶上民政部要控制全国学会的数量,一直没有得到批准。1998年,在许嘉璐主持下的国家语委决定,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降为二级学会,把中国语文现代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应用语言学学会。在做出这个决定时,并没有告知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更谈不上征求我们的意见。那时语文现代化学会的会长是王均先生,语委决定把我们降级后,才通知王均先生。王先生当时就表示坚决反对,我们的学会成立以来,积极宣传国家的语文政策,几年来协助语委做了许多工作,遵纪守法,根据什么要把我们降级?这样做完全没有道理,这是拉一派打一派,破坏语文工作者的团结,违反社团管理办法。就是要扼杀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催生应用语言学学会。王均先生的反对完全没有用,国家语委起草文件上报民政部,要把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的批准文号改为中国应用语言学学会。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眼看要毁在许嘉璐的手里!我们很气愤!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国务院批准国家语委并入教育部,语委办公室忙着合并,没有把上报民政部的文件及时发出去。过了一段时间,许嘉璐高升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逃过一劫!我今天说起这些事情,感慨是很深的。从这件事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教训呢?

伍先生打假虽然遭遇许多困难,但是得到广大语文工作者的支持,不断取得进展。在这里,我向伍先生表示深深的敬意,祝伍先生健康长寿。(摘引自《语言文字学学术批判和批评文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第一版)

语言文字学界反对伪科学 伍铁平苏培成等批评徐德江许嘉璐(摘录) (苏培成教授文章)我祝贺伍先生八十大寿,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我跟伍先生来往多一些是最近十几年的事,从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开始。 ……徐德江1995年把伍先生告到海淀区法院,笔墨官司就打到了法庭。1996年的3月8日,在北师大这里开过一个小会,由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和北师大中文系发起,参加会议的有北大、北师大、首都师大、语言所、人民大学、语用所的专家。我和曹澄方先生代表语文现代化学会,介入了这场斗争。出席会议的专家觉得,一定不能让徐德江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占了上风。王宁教授去请教了民法专家江平教授。江平教授说:学术上的争论应以本学科的权威专家的论断为准。王宁教授向大家转达了江平的意见。我们去请吕叔湘先生,吕先生是不赞成徐德江那一套的。 语文现代化学会批评徐德江的错误观点不是个人的意气之争,而是因为《汉字文化》杂志在徐德江的控制下,发表了许多错误的言论,攻击国家的语文政策。伍先生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我们语文现代化学会是支持的。 ……当时的语委主任是柳斌,常 务副主任是仲哲明,他们都很支持对徐德江错误言论的批评。王均先生1985到语委任副主任,主编《文字改革》,后来《文字改革》改为《语文建设》。在王先生主编的《语文建设》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批判徐德江的伪科学,维护了国家的语文政策,扶正祛邪,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杂志关系比较密切,《汉字文化》不但几次刊登许嘉璐的文章,而且还刊登十多幅许嘉璐的大小不等的照片,包括他与别人的合影。许嘉璐和《汉字文化》所持的观点不少是相似或相同的。1994年4月许嘉璐担任语委主任之后,语委对《汉字文化》的态度变了,《语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