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2012-10-29 14: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皆以鼻练气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接着就又讲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漫谈练气与武功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气机行道》: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漫谈练气与武功·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活解求穴》: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

  【半路按】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 关于南怀瑾的学识, 张中行先生、李敖先生,方舟子先生以及其他很多人在各个方面对南怀瑾提出过质疑,做出过分析批评。南怀瑾在儒学、易经、佛学方面的见解和观点遭到了各方学者的批评。南怀瑾还闹出过和女弟子的淫乱事件,佛教界有人直接把南怀瑾称为:邪师。  在南怀瑾涉及到的另一个重要领域——道家、佛教修炼技术上——很少人对南怀瑾提出质疑,神秘主义的修炼技术是正统严谨的学者们比较少涉足的领域,是南怀瑾行骗的重要工具。  我是研究各类身心技术的专业人士,以个人所知,揭露南怀瑾在道家、佛教、瑜伽方面的谬论。南怀瑾在这些领域,很多时候,甚至不具备起码的常识。  揭露文章中引用的南怀瑾书籍原文,读者可以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到。   南怀瑾在《太极拳与道功》一书中如此讲他见到的剑仙:  “后来请王青风老师表演,那时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请求。一次他站在山头上,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他说:「我早已经告诉过你并无此事,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这时他的大弟子亦在旁边,这个人也是道士装束,我亦请他表演,但见他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此二次表演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事实,由此而相信中国武术,的确可练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半路按】南怀瑾见到的这位剑仙,“用手一指,数丈外对峰上的一棵老松即应手而倒”,且不说这位剑仙的手指宛如无形电锯已是不可信,预先约好,松树又在对峰上,这其中就存下了作假动手脚的空间。若南怀瑾仅止于此,还可以说是王青风这位剑仙在耍鬼骗人,但是接下来南怀瑾的话就纯属谎言了。   南怀瑾说王姓剑仙的大徒弟,就在旁边,“用鼻孔吼气,便看到他站立之处,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这位大徒弟用鼻孔吼气竟然有如此威力,若不是南怀瑾在编造谎言,是绝不可能的。  首先,该大徒弟如南怀瑾所说是站立的,这位大徒弟的肺活量该有多大,从鼻孔中呼出的气体该有多么高的速度,才能把周遭山土吹成灰尘?请注意这位大徒弟不是把周边的灰尘吹起来,而是把周遭山土吹成了灰尘。  要做到吹气把山土吹成灰尘,需要巨大的力量,大型的空气压缩机做不做得到都很难讲,也许要动用航空喷气发动机才行。  这位大徒弟即便体型巨大,肺活量惊人,他鼻中能吹出的空气也是非常有限的,这有限的一点空气从鼻孔里吼出来,会一下消散掉。从一人高的地方让鼻中的空气吹动那怕是地下的一点灰尘,呼出肺内的空气时也要非常快速,起码要相当于火药发射子弹的速度。那位大徒弟即便是剑仙的弟子,功夫深厚,他肺部和胸肋的肌肉也不可能把肺内的空气以这样的高速呼出来,他的肺部和鼻腔也承受不了这样高速气流的冲击,非撕裂了不可。除非这位大徒弟是精钢打造的机器人,或者就是一具喷气发动机。   从这段文字可以认定剑仙这一段根本就是南怀瑾自己编造出来骗人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的,拉出来一个剑仙王青风,使他自己的谎话,更像是真的。   自古以来,中国道家的剑仙都深藏身与名,不理世间事。道家剑派一向是师傅找徒弟,从来不摆明剑仙身份,让外人知道。与世人认为剑仙都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奇人相反,道家剑派有戒律不让管闲事,(剑仙本不问凡事,人间处处是不平。)也绝不会表演功夫给南怀瑾这样的人看。   南怀瑾看似好像学问很大,知道的很多,实际上没有什么真知。其实践水平和认识水平都非常浅薄,只是因为善于夸夸其谈,敢于胡说八道,就被一些看成是国学大师。夸夸其谈的南怀瑾往往会前言不照后语。   在《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一章中,在《练气》一节,南怀瑾说:“无论是印度之瑜伽,中国之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在紧接着的《因人施法》一节中,南怀瑾又说:“印度的瑜伽练气有多种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时是否缩小腹等等,当因人而异。”  南怀瑾先在前面说印度瑜伽、道家气功,“皆以鼻练气”,接着就又讲“(瑜伽练气)用鼻或用口。。。当因人而异。”这样前言不照后语的矛盾,这样的不严谨,说明南怀瑾既不懂瑜伽,更不懂道家,不过是一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气机行道》:  “其次,我们人类的躯体,大约可以在概念上分为上下两截的结构,横膈膜位于中间,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画神仙,往往身背葫芦、即象征有上下两部。譬喻人身的气机分为下两截,道家称阴阳。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种行天。以中国阴阳学说看来,则相当为五行,又分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陈,种种玄论,无非引证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半路按】道家人体气机的阴阳分界在脐,而不在横膈膜。印度瑜伽的气分为五种根本气和五种支分气。瑜伽的五种根本气分别是:上行气、下行气、平住气、遍行气、命根气。是五种气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瑜伽的五种气有不同的汉译)。南怀瑾在“气机行道”这一节要讲的是“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却把五种气,搞成了五种天,又把五种天和中国的五行联系起来,又把五行和五神兽联系起来。这纯粹是十三不靠的信口胡咧咧。瑜伽作为一种宗教巫术,其轮脉学说和五种气也往往和神灵关联,但是南怀瑾把五种气搞成五种行天也太离谱了。   印度哲学中和中国五行学说相应的是地水火风四大,而不是什么五种行天。在道家,五行、五神兽也没有对应“人体气机之流行有五个道路”。   从上述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南怀瑾对道家、瑜伽的基础知识都搞不清楚。在南怀瑾的讲述和著作中,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现象俯拾皆是,可见南怀瑾不具备最起码的基础知识,在这些方面,南怀瑾还没入门,是个完全的外行。   南怀瑾《太极拳与道功·漫谈练气与武功·活解求穴》:  “况且中国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迹可考的汉王莽,就曾集全国太医、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当时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体三百六十余穴 

中,仅有一、二十个穴道尚未能确定,那也是因为当时这些医师,对于这种惨状,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后来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个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种学问的人,他曾经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而将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确定,乃依据所得的结果铸成穴道铜人二座,将穴道表现在铜人身上,详细备至。该二铜人经历代传至民国时,仅余一个,我曾在自流井看到过,东瀛日本曾有相当研究,近年台湾也已有仿制。”   【半路按】南怀瑾撒起谎来,扯起淡来,那是天上地下,横跨时空。首先中国的经络穴位在解剖上根本找不着,不管是在活体还是在死体上,都找不着。现代解剖学远比古代的发达,现代的医生们做手术对活体的解剖,在医学院实习对死体的解剖,都比古代的医生要高明得多,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通过解剖探知或证实人体的经络腧穴。古代的医生们何来这样的本事?  中国的经络腧穴也根本不是靠解剖得来,中国的经络腧穴系统的来源不明,直到明·李时珍时,还在《频湖脉学·奇经八脉考》中讲:“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把经络的来源归结到经由返观内视看到的。至今,经络是否存在,针灸是否像中医讲得那样有用有效,都还是有很大争议的问题。至少现代科学还没有证实经络的存在。  穴道铜人公认是北宋的医学家翰林医官王惟一设计铸造的,并用来作为太医局学生的针灸考试用具。南怀瑾乾坤大挪移,不顾公认的历史事实,把穴道铜人的铸造时间从宋移到元,从王惟一移到耶律楚材,说明南怀瑾也不具备起码的历史知识。  

  评论这张
 
阅读(40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