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文化虚荣·余秋雨变戏法  

2013-05-04 23:0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虚荣·余秋雨变戏法 且不说余秋雨的文化功底如何,因为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命题,文化的范围很大,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出文化来。比如厕所文化和抽屉文化。余先生是学戏剧的,我相信在戏剧方面,开口谈斯坦尼的戏剧美学理论,应该是相当精彩的。但是如果说到古文化,说到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说到外国文明,说到考据,余先生毫无疑问是有相当大的缺陷的。因为这里每一门都是比戏剧的领域更大,要有所研究,达到能提出比较客观经得起检验的观点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从不听说钱钟书写历史,从不听说梁思成谈戏剧,也没有过徐志摩评建筑。术业有专攻,对于自己不甚了解的东西,是不好意思过多开口的,一方面是藏拙,另一方面也是谦虚谨慎的表现。但文化热以后,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文化”来概况,从此就有了忽视具体研究而专门研究文化的一类人,余秋雨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因为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余秋雨不甚了解的,所以出很多错也不奇怪。余秋雨现在还不明白专门研究文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理解研究古文化的,研究戏剧文化的,研究建筑文化的,研究诗歌文化的,但究竟什么才是“大历史、大文化”?其研究的内涵是什么,其研究的目标是什么,其研究的意义何在?对于既不涉及具体问题,又没有明确目标的研究,也只有余秋雨才能做出来。读了余先生的文章,倒想问问,各位余迷们得到了什么。学会了那样的叹?还是感觉到了余的“苦感”?还是感觉到了自己有文化?还是感觉到余秋雨知道的东西多,很敬佩?还是别的什么。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什么收获。只能看见一个散发着文化气息的学者在文化的烟雾中思考,除了这个形象,一无所有。 接下来我们就要思考,这个形象的意义何在?每个人都盼望自己有文化,观看余秋雨的思考,能让读者获得文化感,获得与文化亲密接触的感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实际上,对读者自身修养毫无意义,比如很多余迷们,只知道余秋雨好,喜欢,但问到具体好在哪里

 

文化虚荣·余秋雨变戏法 且不说余秋雨的文化功底如何,因为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命题,文化的范围很大,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出文化来。比如厕所文化和抽屉文化。余先生是学戏剧的,我相信在戏剧方面,开口谈斯坦尼的戏剧美学理论,应该是相当精彩的。但是如果说到古文化,说到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说到外国文明,说到考据,余先生毫无疑问是有相当大的缺陷的。因为这里每一门都是比戏剧的领域更大,要有所研究,达到能提出比较客观经得起检验的观点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从不听说钱钟书写历史,从不听说梁思成谈戏剧,也没有过徐志摩评建筑。术业有专攻,对于自己不甚了解的东西,是不好意思过多开口的,一方面是藏拙,另一方面也是谦虚谨慎的表现。但文化热以后,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文化”来概况,从此就有了忽视具体研究而专门研究文化的一类人,余秋雨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因为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余秋雨不甚了解的,所以出很多错也不奇怪。余秋雨现在还不明白专门研究文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理解研究古文化的,研究戏剧文化的,研究建筑文化的,研究诗歌文化的,但究竟什么才是“大历史、大文化”?其研究的内涵是什么,其研究的目标是什么,其研究的意义何在?对于既不涉及具体问题,又没有明确目标的研究,也只有余秋雨才能做出来。读了余先生的文章,倒想问问,各位余迷们得到了什么。学会了那样的叹?还是感觉到了余的“苦感”?还是感觉到了自己有文化?还是感觉到余秋雨知道的东西多,很敬佩?还是别的什么。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什么收获。只能看见一个散发着文化气息的学者在文化的烟雾中思考,除了这个形象,一无所有。 接下来我们就要思考,这个形象的意义何在?每个人都盼望自己有文化,观看余秋雨的思考,能让读者获得文化感,获得与文化亲密接触的感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实际上,对读者自身修养毫无意义,比如很多余迷们,只知道余秋雨好,喜欢,但问到具体好在哪里

文化虚荣·余秋雨变戏法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且不说余秋雨的文化功底如何,因为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命题,文化的范围很大,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出文化来。比如厕所文化和抽屉文化。余先生是学戏剧的,我相信在戏剧方面,开口谈斯坦尼的戏剧美学理论,应该是相当精彩的。但是如果说到古文化,说到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说到外国文明,说到考据,余先生毫无疑问是有相当大的缺陷的。因为这里每一门都是比戏剧的领域更大,要有所研究,达到能提出比较客观经得起检验的观点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从不听说钱钟书写历史,从不听说梁思成谈戏剧,也没有过徐志摩评建筑。术业有专攻,对于自己不甚了解的东西,是不好意思过多开口的,一方面是藏拙,另一方面也是谦虚谨慎的表现。但文化热以后,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文化来概况,从此就有了忽视具体研究而专门研究文化的一类人,余秋雨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因为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余秋雨不甚了解的,所以出很多错也不奇怪。余秋雨现在还不明白专门研究文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理解研究古文化的,研究戏剧文化的,研究建筑文化的,研究诗歌文化的,但究竟什么才是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大历史、大文化?其研究的内涵是什么,其研究的目标是什么,其研究的意义何在?对于既不涉及具体问题,又没有明确目标的研究,也只有余秋雨才能做出来。读了余先生的文章,倒想问问,各位余迷们得到了什么。学会了那样的叹?还是感觉到了余的苦感?还是感觉到了自己有文化?还是感觉到余秋雨知道的东西多,很敬佩?还是别的什么。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什么收获。只能看见一个散发着文化气息的学者在文化的烟雾中思考,除了这个形象,一无所有。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接下来我们就要思考,这个形象的意义何在?每个人都盼望自己有文化,观看余秋雨的思考,能让读者获得文化感,获得与文化亲密接触的感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实际上,对读者自身修养毫无意义,比如很多余迷们,只知道余秋雨好,喜欢,但问到具体好在哪里,却说不上来。就是一个字----好。这种虚无缥缈的文化感,有文化感,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虚荣心。甚至有很多余迷本身就看余的书不多,但只要看到余秋雨那侃侃而谈的学者形象,就被忽悠征服了。我们不是故意针对他,只是想表示,他的文化感对于我们,没有任何吸引力,没有实质的东西没有切实的证据、是无法真的征服有辨别力的读者的。 ,却说不上来。就是一个字----好。这种虚无缥缈的文化感,有文化感,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虚荣心。甚至有很多余迷本身就看余的书不多,但只要看到余秋雨那侃侃而谈的学者形象,就被忽悠征服了。我们不是故意针对他,只是想表示,他的文化感对于我们,没有任何吸引力,没有实质的东西没有切实的证据、是无法真的征服有辨别力的读者的。 有位兄弟说,余秋雨是时代的弄潮儿,善于审时度势,这话讲得精辟。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即使没有余秋雨出现,一样会有张春雨,李夏雨,王冬雨们……出现,但偏偏是余秋雨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吸引了某些追随者,这是一种“能力”。因为人们是如此渴望文化,但如果要他们静下心来去研究一门文化,去切实提高自身修养,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要他们看一本稍微厚一点的理论书都会要了他们的命,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人。余秋雨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的书,就像一盘大杂烩,旁征博引,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扬扬洒洒,而又短小精悍,阅读起来通俗易懂。假设余秋雨把所涉及的内容仔细的说清楚,认真考证且提出严密的观点,不但没人看,而且在大家的面前非常可恨,那样不但成不了“大文化”,反而成了没人爱理的吊书袋。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余秋雨出现了,写了“文化”,短小易懂,文化气氛浓,姿态高雅,内容丰富,不知道一下子就满足了多少人渴望轻松文化的愿望。所以余秋雨声名鹊起,这毫不奇怪。假设你驳斥余秋雨就成了驳斥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文化感,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余秋雨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敢说让读者的多少来检验。真理总是冷冰冰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这部分人就从此无话可说,因为余秋雨站在了制高点上,用简单的指挥棒左右着大众的情绪。即使他的观点荒唐可笑,即使他的文章漏洞百出,即使他出尽了洋相。所以你考证他的错误也好,你驳斥他的观点也好,对于被余先生灌了迷汤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 这个时代比余秋雨有文化的人多得很,在学术上比余秋雨成就大的人多得很,但他们都不屑于余秋雨有这种

    
有位兄弟说,余秋雨是时代的弄潮儿,善于审时度势,这话讲得精辟。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即使没有余秋雨出现,一样会有张春雨,李夏雨,王冬雨们……出现,但偏偏是余秋雨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吸引了某些追随者,这是一种“能力”。因为人们是如此渴望文化,但如果要他们静下心来去研究一门文化,去切实提高自身修养,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要他们看一本稍微厚一点的理论书都会要了他们的命,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人。余秋雨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的书,就像一盘大杂烩,旁征博引,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扬扬洒洒,而又短小精悍,阅读起来通俗易懂。假设余秋雨把所涉及的内容仔细的说清楚,认真考证且提出严密的观点,不但没人看,而且在大家的面前非常可恨,那样不但成不了大文化,反而成了没人爱理的吊书袋。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余秋雨出现了,写了“文化”,短小易懂,文化气氛浓,姿态高雅,内容丰富,不知道一下子就满足了多少人渴望轻松文化的愿望。所以余秋雨声名鹊起,这毫不奇怪。假设你驳斥余秋雨就成了驳斥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文化感,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余秋雨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敢说让读者的多少来检验。真理总是冷冰冰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这部分人就从此无话可说,因为余秋雨站在了制高点上,用简单的指挥棒左右着大众的情绪。即使他的观点荒唐可笑,即使他的文章漏洞百出,即使他出尽了洋相。所以你考证他的错误也好,你驳斥他的观点也好,对于被余先生灌了迷汤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这个时代比余秋雨有文化的人多得很,在学术上比余秋雨成就大的人多得很,但他们都不屑于余秋雨有这种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文化虚荣·余秋雨变戏法 且不说余秋雨的文化功底如何,因为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命题,文化的范围很大,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出文化来。比如厕所文化和抽屉文化。余先生是学戏剧的,我相信在戏剧方面,开口谈斯坦尼的戏剧美学理论,应该是相当精彩的。但是如果说到古文化,说到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说到外国文明,说到考据,余先生毫无疑问是有相当大的缺陷的。因为这里每一门都是比戏剧的领域更大,要有所研究,达到能提出比较客观经得起检验的观点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从不听说钱钟书写历史,从不听说梁思成谈戏剧,也没有过徐志摩评建筑。术业有专攻,对于自己不甚了解的东西,是不好意思过多开口的,一方面是藏拙,另一方面也是谦虚谨慎的表现。但文化热以后,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文化”来概况,从此就有了忽视具体研究而专门研究文化的一类人,余秋雨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因为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余秋雨不甚了解的,所以出很多错也不奇怪。余秋雨现在还不明白专门研究文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理解研究古文化的,研究戏剧文化的,研究建筑文化的,研究诗歌文化的,但究竟什么才是“大历史、大文化”?其研究的内涵是什么,其研究的目标是什么,其研究的意义何在?对于既不涉及具体问题,又没有明确目标的研究,也只有余秋雨才能做出来。读了余先生的文章,倒想问问,各位余迷们得到了什么。学会了那样的叹?还是感觉到了余的“苦感”?还是感觉到了自己有文化?还是感觉到余秋雨知道的东西多,很敬佩?还是别的什么。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什么收获。只能看见一个散发着文化气息的学者在文化的烟雾中思考,除了这个形象,一无所有。 接下来我们就要思考,这个形象的意义何在?每个人都盼望自己有文化,观看余秋雨的思考,能让读者获得文化感,获得与文化亲密接触的感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实际上,对读者自身修养毫无意义,比如很多余迷们,只知道余秋雨好,喜欢,但问到具体好在哪里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却说不上来。就是一个字----好。这种虚无缥缈的文化感,有文化感,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虚荣心。甚至有很多余迷本身就看余的书不多,但只要看到余秋雨那侃侃而谈的学者形象,就被忽悠征服了。我们不是故意针对他,只是想表示,他的文化感对于我们,没有任何吸引力,没有实质的东西没有切实的证据、是无法真的征服有辨别力的读者的。 有位兄弟说,余秋雨是时代的弄潮儿,善于审时度势,这话讲得精辟。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即使没有余秋雨出现,一样会有张春雨,李夏雨,王冬雨们……出现,但偏偏是余秋雨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吸引了某些追随者,这是一种“能力”。因为人们是如此渴望文化,但如果要他们静下心来去研究一门文化,去切实提高自身修养,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要他们看一本稍微厚一点的理论书都会要了他们的命,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人。余秋雨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的书,就像一盘大杂烩,旁征博引,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扬扬洒洒,而又短小精悍,阅读起来通俗易懂。假设余秋雨把所涉及的内容仔细的说清楚,认真考证且提出严密的观点,不但没人看,而且在大家的面前非常可恨,那样不但成不了“大文化”,反而成了没人爱理的吊书袋。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余秋雨出现了,写了“文化”,短小易懂,文化气氛浓,姿态高雅,内容丰富,不知道一下子就满足了多少人渴望轻松文化的愿望。所以余秋雨声名鹊起,这毫不奇怪。假设你驳斥余秋雨就成了驳斥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文化感,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余秋雨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敢说让读者的多少来检验。真理总是冷冰冰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这部分人就从此无话可说,因为余秋雨站在了制高点上,用简单的指挥棒左右着大众的情绪。即使他的观点荒唐可笑,即使他的文章漏洞百出,即使他出尽了洋相。所以你考证他的错误也好,你驳斥他的观点也好,对于被余先生灌了迷汤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 这个时代比余秋雨有文化的人多得很,在学术上比余秋雨成就大的人多得很,但他们都不屑于余秋雨有这种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弄潮的能力,就变成了没有余秋雨有文化。以余秋雨的文史功力,给张中行、金克木、季羡林,甚至许多卓有建树的中年学者当学生也不配,他却偏指责挑他错误的人“有阅读障碍”,以余秋雨的政治功底,随便找个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员都比他强,却可以大谈中国威胁论和中美关系。以余秋雨的欧洲历史地理知识,随便找个欧洲人都比他强,他却任意评论别国的历史文化,甚至建筑文化。余先生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站在潮流上,而这潮流,就是文化虚荣感对大众的腐蚀。 延伸阅读: “余秋雨家谱研究”建议 [六月雪] 余秋雨关于“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 [燕歌行] 西方朔: 余秋雨冒充新儒家的媚俗姿态 [黑桥] 看余秋雨错乱而又随意的文化研究 [北京方雨] 余秋雨和他的伪文化研究 [吴越山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不看此人 |

 

文化虚荣·余秋雨变戏法 且不说余秋雨的文化功底如何,因为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命题,文化的范围很大,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出文化来。比如厕所文化和抽屉文化。余先生是学戏剧的,我相信在戏剧方面,开口谈斯坦尼的戏剧美学理论,应该是相当精彩的。但是如果说到古文化,说到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说到外国文明,说到考据,余先生毫无疑问是有相当大的缺陷的。因为这里每一门都是比戏剧的领域更大,要有所研究,达到能提出比较客观经得起检验的观点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从不听说钱钟书写历史,从不听说梁思成谈戏剧,也没有过徐志摩评建筑。术业有专攻,对于自己不甚了解的东西,是不好意思过多开口的,一方面是藏拙,另一方面也是谦虚谨慎的表现。但文化热以后,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文化”来概况,从此就有了忽视具体研究而专门研究文化的一类人,余秋雨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因为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余秋雨不甚了解的,所以出很多错也不奇怪。余秋雨现在还不明白专门研究文化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理解研究古文化的,研究戏剧文化的,研究建筑文化的,研究诗歌文化的,但究竟什么才是“大历史、大文化”?其研究的内涵是什么,其研究的目标是什么,其研究的意义何在?对于既不涉及具体问题,又没有明确目标的研究,也只有余秋雨才能做出来。读了余先生的文章,倒想问问,各位余迷们得到了什么。学会了那样的叹?还是感觉到了余的“苦感”?还是感觉到了自己有文化?还是感觉到余秋雨知道的东西多,很敬佩?还是别的什么。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什么收获。只能看见一个散发着文化气息的学者在文化的烟雾中思考,除了这个形象,一无所有。 接下来我们就要思考,这个形象的意义何在?每个人都盼望自己有文化,观看余秋雨的思考,能让读者获得文化感,获得与文化亲密接触的感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实际上,对读者自身修养毫无意义,比如很多余迷们,只知道余秋雨好,喜欢,但问到具体好在哪里

 

余秋雨在文化的哪一个领域,都是捕风捉影,错误百出,但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偏偏把文化 当山歌唱,成天文化不离嘴,用来吓唬愚蒙,用来招摇过市,吹许多不负责任的牛皮,以骗取名利!

,却说不上来。就是一个字----好。这种虚无缥缈的文化感,有文化感,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虚荣心。甚至有很多余迷本身就看余的书不多,但只要看到余秋雨那侃侃而谈的学者形象,就被忽悠征服了。我们不是故意针对他,只是想表示,他的文化感对于我们,没有任何吸引力,没有实质的东西没有切实的证据、是无法真的征服有辨别力的读者的。 有位兄弟说,余秋雨是时代的弄潮儿,善于审时度势,这话讲得精辟。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即使没有余秋雨出现,一样会有张春雨,李夏雨,王冬雨们……出现,但偏偏是余秋雨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吸引了某些追随者,这是一种“能力”。因为人们是如此渴望文化,但如果要他们静下心来去研究一门文化,去切实提高自身修养,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要他们看一本稍微厚一点的理论书都会要了他们的命,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人。余秋雨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的书,就像一盘大杂烩,旁征博引,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扬扬洒洒,而又短小精悍,阅读起来通俗易懂。假设余秋雨把所涉及的内容仔细的说清楚,认真考证且提出严密的观点,不但没人看,而且在大家的面前非常可恨,那样不但成不了“大文化”,反而成了没人爱理的吊书袋。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余秋雨出现了,写了“文化”,短小易懂,文化气氛浓,姿态高雅,内容丰富,不知道一下子就满足了多少人渴望轻松文化的愿望。所以余秋雨声名鹊起,这毫不奇怪。假设你驳斥余秋雨就成了驳斥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文化感,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余秋雨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敢说让读者的多少来检验。真理总是冷冰冰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这部分人就从此无话可说,因为余秋雨站在了制高点上,用简单的指挥棒左右着大众的情绪。即使他的观点荒唐可笑,即使他的文章漏洞百出,即使他出尽了洋相。所以你考证他的错误也好,你驳斥他的观点也好,对于被余先生灌了迷汤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 这个时代比余秋雨有文化的人多得很,在学术上比余秋雨成就大的人多得很,但他们都不屑于余秋雨有这种

 

,却说不上来。就是一个字----好。这种虚无缥缈的文化感,有文化感,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虚荣心。甚至有很多余迷本身就看余的书不多,但只要看到余秋雨那侃侃而谈的学者形象,就被忽悠征服了。我们不是故意针对他,只是想表示,他的文化感对于我们,没有任何吸引力,没有实质的东西没有切实的证据、是无法真的征服有辨别力的读者的。 有位兄弟说,余秋雨是时代的弄潮儿,善于审时度势,这话讲得精辟。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即使没有余秋雨出现,一样会有张春雨,李夏雨,王冬雨们……出现,但偏偏是余秋雨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吸引了某些追随者,这是一种“能力”。因为人们是如此渴望文化,但如果要他们静下心来去研究一门文化,去切实提高自身修养,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要他们看一本稍微厚一点的理论书都会要了他们的命,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人。余秋雨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他的书,就像一盘大杂烩,旁征博引,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扬扬洒洒,而又短小精悍,阅读起来通俗易懂。假设余秋雨把所涉及的内容仔细的说清楚,认真考证且提出严密的观点,不但没人看,而且在大家的面前非常可恨,那样不但成不了“大文化”,反而成了没人爱理的吊书袋。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余秋雨出现了,写了“文化”,短小易懂,文化气氛浓,姿态高雅,内容丰富,不知道一下子就满足了多少人渴望轻松文化的愿望。所以余秋雨声名鹊起,这毫不奇怪。假设你驳斥余秋雨就成了驳斥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文化感,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余秋雨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敢说让读者的多少来检验。真理总是冷冰冰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这部分人就从此无话可说,因为余秋雨站在了制高点上,用简单的指挥棒左右着大众的情绪。即使他的观点荒唐可笑,即使他的文章漏洞百出,即使他出尽了洋相。所以你考证他的错误也好,你驳斥他的观点也好,对于被余先生灌了迷汤的人是起不了作用的。 这个时代比余秋雨有文化的人多得很,在学术上比余秋雨成就大的人多得很,但他们都不屑于余秋雨有这种

 

  评论这张
 
阅读(5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