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收视率的戏弄  

2013-09-18 20:42: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 收视率的戏弄

收视率的戏弄 围绕“理想”和“现实”,主持人们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对于电视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收视率与高品质电视节目、娱乐元素与深度思想如何平衡。 白岩松和张越不约而同地表示,因为收视率不高,现在严肃的电视节目特别难做。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脸上永远带着坏笑、擅长冷幽默的崔永元,就曾经受到过收视率的戏弄。从1999年开始,崔永元的王牌节目《实话实说》因为受到了国内电视媒体的纷纷效仿,收视率慢慢下降,他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未能稳固住收视率。从一度高达5.4 的收视率,降到了0.66 的低谷,崔永元的焦虑和纠结,一直延续到2002年,他最终因得重度抑郁症而离开了《实话实说》。 如今的崔永元,虽然已经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但是时代的阴影,还是避无可避地落在了每个主持人的身上。 崔永元的抑郁,也是这个娱乐时代的焦虑。当尼收视率的戏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围绕“理想”和“现实”,主持人们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对于电视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收视率与高品质电视节目、娱乐元素与深度思想如何平衡。

白岩松和张越不约而同地表示,因为收视率不高,现在严肃的电视节目特别难做。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

脸上永远带着坏笑、擅长冷幽默的崔永元,就曾经受到过收视率的戏弄。从 收视率的戏弄 围绕“理想”和“现实”,主持人们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对于电视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收视率与高品质电视节目、娱乐元素与深度思想如何平衡。 白岩松和张越不约而同地表示,因为收视率不高,现在严肃的电视节目特别难做。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脸上永远带着坏笑、擅长冷幽默的崔永元,就曾经受到过收视率的戏弄。从1999年开始,崔永元的王牌节目《实话实说》因为受到了国内电视媒体的纷纷效仿,收视率慢慢下降,他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未能稳固住收视率。从一度高达5.4 的收视率,降到了0.66 的低谷,崔永元的焦虑和纠结,一直延续到2002年,他最终因得重度抑郁症而离开了《实话实说》。 如今的崔永元,虽然已经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但是时代的阴影,还是避无可避地落在了每个主持人的身上。 崔永元的抑郁,也是这个娱乐时代的焦虑。当尼1999年开始,崔永元的王牌节目《实话实说》因为受到了国内电视媒体的纷纷效仿,收视率慢慢下降,他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未能稳固住收视率。从一度高达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5.4 的收视率,降到了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0.66 的低谷,崔永元的焦虑和纠结,一直延续到2002年,他最终因得重度抑郁症而离开了《实话实说》。

如今的崔永元,虽然已经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但是时代的阴影,还是避无可避地落在了每个主持人的身上。

崔永元的抑郁,也是这个娱乐时代的焦虑。当尼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过挫折的时候,我认为你对整个世界的理解,会更深一步……这是人生非常宝贵的财富,你经历过很大的欢喜,也经历过很大的挫折,但是你还是能够站起来,重新回到你要做的事情上来,我觉得这是对一个人很大的考验,我很高兴我经历了这样一次考验。” 杨澜内心经历过的冷暖甘苦却只有自知。阳光卫视出售之后,《杨澜访谈录》终于从天上接到了地气,但同时也面临着一个收视为王时代的考量,这档承载了她人文理想的节目,是否能在电视泛娱乐化的大浪中,做到“深度”和“收视率”两者兼得呢?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 收视率的戏弄 围绕“理想”和“现实”,主持人们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对于电视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收视率与高品质电视节目、娱乐元素与深度思想如何平衡。 白岩松和张越不约而同地表示,因为收视率不高,现在严肃的电视节目特别难做。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脸上永远带着坏笑、擅长冷幽默的崔永元,就曾经受到过收视率的戏弄。从1999年开始,崔永元的王牌节目《实话实说》因为受到了国内电视媒体的纷纷效仿,收视率慢慢下降,他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未能稳固住收视率。从一度高达5.4 的收视率,降到了0.66 的低谷,崔永元的焦虑和纠结,一直延续到2002年,他最终因得重度抑郁症而离开了《实话实说》。 如今的崔永元,虽然已经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但是时代的阴影,还是避无可避地落在了每个主持人的身上。 崔永元的抑郁,也是这个娱乐时代的焦虑。当尼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收视率的戏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尔· 波兹曼用专著《娱乐至死》来探究和哀悼美国20 世纪后期的文化变故时,人们赫然警醒到,在21 世纪的娱乐时代,畅谈理想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现在人们需要的,也许是眼花缭乱的图像和片段,快速地接受信息,又更快速地遗忘。 就在这次主持人论坛期间,《艺术人生》以“理想 2005”为题,在上海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邀请11 位不同时代的优秀节目主持人,畅谈他们的理想与现实。“理想”一词是由白岩松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词语的解释是 “过去这25年当中,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梦想来做电视的。在一个大家都不谈论理想的年代,我们坚持用这个名字,警醒着同行与自己。”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

作为11 位嘉宾之一的杨澜,因为有了自身的切肤体会,所以对“理想”这个主题的理解更有发言权。在接受朱军(微博 收视率的戏弄 围绕“理想”和“现实”,主持人们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对于电视从业者,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收视率与高品质电视节目、娱乐元素与深度思想如何平衡。 白岩松和张越不约而同地表示,因为收视率不高,现在严肃的电视节目特别难做。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脸上永远带着坏笑、擅长冷幽默的崔永元,就曾经受到过收视率的戏弄。从1999年开始,崔永元的王牌节目《实话实说》因为受到了国内电视媒体的纷纷效仿,收视率慢慢下降,他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未能稳固住收视率。从一度高达5.4 的收视率,降到了0.66 的低谷,崔永元的焦虑和纠结,一直延续到2002年,他最终因得重度抑郁症而离开了《实话实说》。 如今的崔永元,虽然已经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但是时代的阴影,还是避无可避地落在了每个主持人的身上。 崔永元的抑郁,也是这个娱乐时代的焦虑。当尼)的采访时,她说:“当你为了一个理想去努力奋斗,而且经历过挫折的时候,我认为你对整个世界的理解,会更深一步……这是人生非常宝贵的财富,你经历过很大的欢喜,也经历过很大的挫折,但是你还是能够站起来,重新回到你要做的事情上来,我觉得这是对一个人很大的考验,我很高兴我经历了这样一次考验。”

过挫折的时候,我认为你对整个世界的理解,会更深一步……这是人生非常宝贵的财富,你经历过很大的欢喜,也经历过很大的挫折,但是你还是能够站起来,重新回到你要做的事情上来,我觉得这是对一个人很大的考验,我很高兴我经历了这样一次考验。” 杨澜内心经历过的冷暖甘苦却只有自知。阳光卫视出售之后,《杨澜访谈录》终于从天上接到了地气,但同时也面临着一个收视为王时代的考量,这档承载了她人文理想的节目,是否能在电视泛娱乐化的大浪中,做到“深度”和“收视率”两者兼得呢?       杨澜内心经历过的冷暖甘苦却只有自知。阳光卫视出售之后,《杨澜访谈录》终于从天上接到了地气,但同时也面临着一个收视为王时代的考量,这档承载了她人文理想的节目,是否能在电视泛娱乐化的大浪中,做到“深度”和“收视率”两者兼得呢?

 

 

  评论这张
 
阅读(60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