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2013-09-08 12: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三门峡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三门峡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请继续点击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被判死缓的高官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

 

三峡大坝,船只就必须进出五级大型船闸,加上库尾泥沙淤积,长江航运将大成问题。老实说,全世界还没有在泥沙多而又通航的大江上修大坝的先例。冒这样的风险,利弊权衡到底如何?” 三门峡 是啊,长江,长江令多少人梦绕魂系,难舍难弃。不错,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有道理,反对的也有道理,究竟应该怎样决策才是科学的?这似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了。黄河三门峡水电站、葛洲坝工程、天然气出川、南煤北运、北油南运等等凭一句话,一个批示,靠权力,靠行政手段而导致的失误,造成的损失都是惊人的。经验教训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三峡工程论争的关键是民主和科学精神主导我们的经济建设,还是相反。 当我得知孙老一个月来为争取在政协会上发言而赶写了两万字的“谈三峡工程”的长篇文稿,感佩之情油然而生。这里面浓缩了老人对长江全部的爱,凝聚了老人全部的智慧,对三峡工程作了科学透彻的剖析,对长江的综合治理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但是,本次政协会后新闻媒体却无只字报道,我不禁生出了一种悲凉,一种愧疚。一种责任感促使我提笔写下了上面这篇访问记。 三门峡 请继续点击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荒淫无耻的暴君希特勒 美国可能大范围调查投行雇佣中国官二代 北京最牛违章建筑 如何看待张红兵“大义灭亲”卖母求荣 谄不忍睹的杨澜采访 请听几位前辈的史鉴 被判死缓的高官 世界难题:现代人起源问题 这就是许多人崇拜的大歌星 曹乐家(1989年5月13日) 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曹乐家1989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5 魂系三峡,魂系三峡!   ——访全国政协常委、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孙越崎 “姚(依林)副总理对你们记者说过,三峡工程五年内上不去,五年以后再说。我拥护。可是我今年已经是九十五岁又七个月的老人了,按自然规律,我怕等不到五年以后再说啦。趁今天勉强还能讲能写的时候,我得抢时间讲。”孙越崎老人握着我的手,拉我走进客厅,让我坐在沙发上,“来来,时间?谈三峡,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我面对的仿佛不是一位须眉皆白的古稀老人,而是一位激越昂扬的热血青年——北洋大学矿冶系学生,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校方开除的学生会会长;一位寄希望于实业救国的中年专家——曾任玉门油矿总经理的原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一位敢于为真理和正义犯颜抗上——软磨硬泡,拒不执行蒋介石迁厂去台命令的有勇有谋之人。今天,这位蹭蹬坎坷了大半生,为国强民富依然不改鲠言直议,无所回隐的品格的老人对记者直面陈言。 “三峡工程反反复复讨论了几十年。早在解放前就有美国人萨凡奇,他是设计过60座大坝的世界级专家啊,他就选了南津关作三峡大坝的坝址。当时的资源委员会派出了52人参与设计,我当然也是赞成的啦。可是实地一调查,改变了看法。特别是最近几年,凡同三峡有关的中外文章我都看,有成百万字了吧。1985年,我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三峡工程专题组组长,会同有关方面专家就‘长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及三峡工程问题’又一次实地调查,做出了三峡工程近期不宜上马的结论,并向党中央和国务院提出长江综合治理的建议。” “那么,持‘早建比晚建有利’,‘应予尽早开工兴建’观点的人其论据是什么呢?”我问道。 “是发电。长江流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可供开发的水利资源近两亿千瓦。修了三峡大坝唯一的好处就是发电,总装机容量可达1768万千瓦,超过巴西,世界第一,的确诱人。要达此目的,大坝就要修185米高,正常蓄水175米,由此带来的航运、生态、移民等等问题怎么解决?全面考虑过没有?1964年,周总理在讨论黄河三门峡改造问题时说:当时决定三门峡工程就急了点,头脑发热的时候容易看到一面,忽略或不太重视另一面,不能辨证地看问题,原因就是认识不够。认识不够,自然就重视不够,放的位置不恰当,关系摆不好。这段话对我们今天来讨论三峡工程也是非常适用的。 “历史上治理长江的片面性,主要就是调查不够,认识不够,因而自食其果。” 孙越崎从长江的自然环境谈到治理江河的历史教训,善意地提醒当政者,要动长江三峡必须慎之又慎,万不可犯无可挽回的历史错误。他说: “自古以来,洞庭湖和云梦泽是长江的自然滞洪场所。荆江穴口众多,江湖相通之道密布。古有九穴十三口,沿江之南北,以导荆水之流。夏秋泛滥分杀水怒,民赖以安。这是长江自己开创的天下,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但是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宰相张居正把北岸的穴口堵塞,建起荆江大堤,把原来两湖共同承担的滞洪任务推给了洞13日)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

 

庭湖独自承担。洪水一来直灌洞庭,给湖区造成巨大灾害。每年1亿吨泥沙淤积使湖区治理越来越困难,泥沙淤积又使荆江大堤不断加高。有一尊奉乾隆皇帝谕旨修的镇河宝塔已在大堤下三米了。原想用大堤保护的江汉平原随着荆江大堤的不断加高所受威胁也越来越大。这种舍南求北,以邻为壑的作法使南北两面皆受危害,而且这种形势将愈变愈坏。 “解放后实行的‘蓄洪垦殖’方针是第二次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围湖造田使长江两岸的湖泊、洼地、河滩的面积迅速缩小,号称800里的洞庭湖解放初还有4350平方公里,到1984年只剩2691平方公里了。从城陵矶至九江间原有一系列通江湖泊现在几乎已全部筑堤与长江隔开了。用以滞洪的湖泊洼地容量的减少,使防洪形势越来越严峻。以后若遇全江性大洪水,让这洪水猛兽往哪里去? 两次错误已造成了相当大的恶果,若再建大库高坝势必将洪水转移到上游四川,这种‘舍上保下’的片面性的指导思想可能铸成比前两次更大的错误,其损失将无可挽回。 要发电不一定非在三峡修水库高坝不可,长江支流众多,每条都是大河流,可建4440座水电站,总发电量可达10659万千瓦,而且投资少,见效快,沿江各省都可发挥积极性,直接受益,好处很多。”讲到激动处,孙老挺直了腰板,作着手势比画着。 “建三峡水库的淹没损失在中外水利建设史上是大大地超过了世界记录的,造成的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也是超记录的。给你讲个小插曲,1985年我去长江搞调查,到了宜昌,听报告,开座谈会搞了一下午。会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里屋看中华鲟。我耳背,以为是请我们吃中华鲟。心想,真难得,从来没有吃过中华鲟,今年92岁了居然能够吃到。谁知进去一看,原来是拿装在玻璃水箱里一条尺把长的小鲟鱼给我们看,以示中华鲟没有绝种。我看后,一番苦涩涌上心头。中华鲟是我国独有的珍贵鱼种,不亚于大熊猫。它们逆流而上,在金沙江产卵,长大了游到海里。修葛洲坝没留鱼道,中华鲟撞得头破血流,硬是有家不能归。上面的下不来,下面的上不去。能长一、二丈长的中华鲟现在只能让人养在玻璃柜里,翻身都困难。” 说到这里,孙老黯然神伤。我劝他喝口水,歇一歇,他摆了摆手。就这样他讲了一上午,没有碰一碰茶杯。 “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全长6300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河段地处亚热带,终年不冻,是我国一条天然黄金水道。它沟通了西南、华中、华东,又是云、贵、川对外交通的主要出口。对于经济发展的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认为川江的规划应以航运为主。‘航运第一’是周恩来在1971年和1972年两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这话是符合长江的客观自然条件的。我们只有一条长江,在没有做好整个流域综合规划和先后次序安排的情况下,就将长江拦腰截断建高坝,世界上还没有过。那年去搞调查,我们一帮老头坐的船过一趟葛洲坝船闸用了45分钟,据说其它船须等船闸满了,才开闸。等的时间比进出船闸的时间多得多。一旦修了王炼利读后感:二十三年前不能发表的文章,二十三年后成了历史的记忆。留住记忆!留住记忆,就是留下了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60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